仿古木船,兴化木船,画舫船,旅游木船,欧式木船,竹泓木船厂,龙舟厂,兴化市扬帆木船厂
贡多拉,玻璃钢画舫,玻璃钢船,玻璃钢制品,玻璃钢船厂
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7:00-19:00
周六至周日 :0:00-0:00
 联系方式
何经理:18914516830
殷经理:18036806620
桨声灯影 说画舫船!

   马赛屏!在秦淮画舫船最为兴盛的时节,每当暮色缓缓降临之际,河边会出现这样一幕“灯船毕集,火龙蜿蜒,光耀天地,扬槌击鼓,蹋顿波心。自聚宝门水关到通济门水关,喧阗达旦。桃叶渡口,争渡者喧声不绝”。 余怀笔下的这一幕如今已经难以想象。在1000多年前,内秦淮河的气势也是眼下无法想象的。如果没有历代两岸居民不断向河中入侵,致使河道不断变窄,这里夏天快到了,星空下,来到秦淮河边乘着画舫悠闲漂游,是件令人向往的惬意之事。早在六朝时代,秦淮河上就陆陆续续出现了这种美丽的游船。它的鼎盛时期,则是在1000多年后的明清。让我们伴着桨声灯影,静静聆听它曾经的故事。

    画舫游玩,曾是南京人必备待客之道,画舫兴盛,与明太祖朱元璋有关“灯船来了,灯船来了!”明末崇祯年间,纸醉金迷的秦淮河边,伴着仆役兴奋的叫声,一条“烛龙”出现在水上,船上悬着五色角灯,船里有人大鼓大吹。众人评道:“这般富丽,都是公侯勋卫之家。”接着,又有灯船出来,换了五色纱灯,吹打着粗十番鼓。有人赞道:“这是些富商大贾,衙门书办,却也热闹。”最后出来的灯船,则悬着五色纸灯,和着细十番鼓的吹打声,另有一番味道。坐在上面吃酒的,是些留守南京的翰林部院老先生。众人只觉星火涨满了眼帘,水波也变成醉人的金色。

  这是《桃花扇》里所描述的一幕。虽是戏文,但以孔尚任“博采遗闻”的写作之道,确是明末秦淮河上的真实写照。故事中那些迤逦穿行着的灯船就是画舫。如今它们仍在秦淮河上优雅地漂游,点缀着无限悠闲的时光。

   相传,秦淮泛舟始于东晋。当时大批北方达官贵族南迁到了南京。习惯了高头大马的他们,在水乡泽国很难适应简陋狭小的木船,于是对其进行了改造,将其身量加大,又把顶部做成北方马车顶棚的华丽形状,再配上门窗,就有了后来的秦淮画舫。

   而秦淮画舫的兴盛,还和明太祖朱元璋的一句话有关。当年,朱元璋来到秦淮河边,感叹说:“惜河中缺游船。”左右一听,连夜建造秦淮画舫,作为朱元璋泛舟秦淮河的御用船只。

   此后,尽管明朝第三位皇帝朱棣在夺了侄子宝座后,急匆匆地把都城搬到了北京,但既得江南水乡之温润,又不失帝都气派的南京,繁荣并不因此受损。那时候,乌衣子弟、名姬仙娃尽汇金陵,尤其在秦淮河上,画舫也越来越多了起来。明末文人余怀在《板桥杂记》中这样形容道:“秦淮灯船之盛,天下所无。两岸河房,雕栏画槛,绮窗丝障,十里珠帘”。

   据《闺阁与画舫》一书的作者李汇群先生研究,画舫在明清时期的兴盛,其实和当时经济快速发展,人口增长,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有关。因为在这种背景之下,众多流动人口来到江南地区的大城市里,把他们无法在土地上挥洒的热情,投放到了餐饮、服饰、戏曲表演等行业中。手工业和服务业的发展,促成了画舫的兴盛。

   画舫从来不是简单的游船,在它最好的时光里,更是承载了秦淮的各种风俗人情。那时,凡有特别的客人,或者外乡来的人,都会被好客的主人邀请参加画舫游玩。清代文人车持谦曾在《画舫余谭》中写道,提前几日,主人就会在一个精致的小红笺上写下“某日买舟候教,某人拜订”等字样,命令仆人恭敬而热忱地递到客人手上。一旦客人接受了邀请,主人就开始忙活起来了。他要根据客人的多寡早早预约好画舫,并邀请美丽而多才的艺妓作陪。这些女子通常起得很晚,又需要很长时间来梳妆打扮,为了等候佳人,画舫游玩的乐事便往往到午后才能开锣。

  作为饮宴之所,画舫又与秦淮美食结成了亲密的关系。对此车持谦写道,殷勤好客的主人总是早早在家备好了食物,小心翼翼地放在朱红的油盒子里,由仆人预先挑到码头,等画舫经过时递到船上。每当薄暮降临,众多的画舫屯集阑干外,船里有人叫唤着某船某人需某菜若干、酒若干、碟若干,万声齐沸,应接不暇。有时候,客人们也会被邀请到河岸的餐馆用餐。更有贴心的主人为免去客人们登陆的麻烦,会直接雇两只火食船跟在画舫后面,让厨师们在船上烹调各种美食。

  风雅的聚会一开场,各式各样的热闹就轮番上演了。楼船上,舞姿曼妙,弦歌不绝。明清时期的秦淮画舫上,昆曲是广受欢迎的娱乐时尚,而画舫上的倾情演出,也推动了昆曲艺术的发展。车持谦在《秦淮画舫录》中写到一位叫李小香的青楼女子,擅长生旦曲。每当轩窗四启、画舫鳞集时,小香喜欢半卷丁帘,缓缓拍着红牙木板,吐出婉转动人的清音,让经过的人恍惚中进入“人在月中,船行天上”的梦境。此外,清音小部和民间小调也十分受欢迎。车持谦在《画舫余谈》中特别提到一首叫《绣荷包》的歌。最初它就是在画舫和青楼中被争相传唱,很快坊市的妇女和儿童都能唱了,再后来连贩夫走卒也能哼上两句,成为全城传唱的名曲。美食、仙曲、曼舞,名士、美人,画舫世界里上演着一出出悲喜剧。

  如今,市政府用42亿巨资、耗时6年,打造了外秦淮河两岸风光带,同时也让绝迹多年的画舫重现秦淮河上。画舫之上,人们仿佛又一次看见朱自清在感叹:“我们仿佛亲见那时华灯映水,画舫凌波的光景了。于是我们的船便成了历史的重载了。我们终于恍然秦淮河的船所以雅丽过于他处,而又有奇异的吸引力的,实在是许多历史的影像使然了。”

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南京日报(南京)      兴化扬帆木船厂转载,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!